当前位置:说三道四情感三毛最后的情人
三毛最后的情人
2022-07-27

三毛的情感生活,备受关注。她与荷西的生死恋,同民歌大师王洛宾的忘年情,都曾让人津津乐道。

尽管伊人故去20载,但热爱和追随她的人从未停止过对她的怀念。2016年1月,自称“三毛生命中最后一位情人”的美籍主持人李柯,在新书《三毛的回声》中,首次披露了他与三毛之间一段鲜为人知的恋情。

情感创可贴

1990年9月7日凌晨,一架从乌鲁木齐飞往成都的航班上,一位神情忧郁的美丽女子临窗而坐。窗外的天空黑暗阴冷,给她的心头平添了一层厚重的雾霾。几天前,她满怀激情地来到新疆,追寻西部歌王,遭到王洛宾婉转的拒绝之后,她的爱情梦破碎了。

为了疗伤,三毛从乌鲁木齐来到成都、西藏、三峡、沪杭,最后到香港参加电影《滚滚红尘》的首映。三毛和一些老友聚会,大家谈笑风生,聊得热火朝天。三毛点燃一支烟,将自己的落寞埋进长发,藏入烟雾中,她刻意掩饰的伤感,没能逃过一个人的眼睛,他就是三毛的老相识李柯。

李柯的英文名是O’Shea,他是三毛留学欧洲时的同窗,曾在台湾做音乐主持人,后来成为香港商贸电台十分优秀且知名的美籍DJ。

李柯端着一杯红酒坐到三毛身边:“平平,你有心事?”三毛抬眼望着这张充满温暖笑容的面孔,她一直伪装的坚强,像一粒粒沙子无助地散落。她向李柯讲述了新疆那场绝望的单恋,然后失态地流下眼泪。

李柯没有劝阻三毛,任由她像一个软弱的孩子那样哭泣。直到她停止哭泣,他才幽幽地说:“平平,想哭的时候来我的怀里,你还有我,还有我们,我们都爱你。”这句话给了三毛极大的慰藉,她很庆幸还有真心疼爱她的朋友。

在香港逗留的那段时间,李柯无微不致的关怀使三毛的脸上绽放出了光彩。 其实早在欧洲与三毛同窗时,李柯就对这个特立独行,才华横溢的女孩有了好感,可那时候三毛身边已有了至爱的荷西。

1979年荷西意外丧生,三毛从拉芭玛岛回到台湾。李柯压抑在心底多年的情感再次萌动,他不远千里来到台湾。三毛却告诉他,她要重返西班牙和加纳利,因为那里是她与荷西相遇及重逢的地方,她要去追忆他们的爱情。李柯强忍难过,情愿做三毛临时的创可贴情人。他没有挽留三毛,而是将她送上了飞往西班牙的航班。

两年之后,三毛回来了,对荷西的思念让她患上了抑郁症和失忆症,她不得不辞去工作,去美国度假治病。三毛走了,李柯的心也空了。他逃离充满伤感的台湾,去了香港。

又是一晃两年,三毛病愈回到台北。李柯时常抽空去台湾看三毛,心里隐隐有所期待。可是,三毛又遇到了王洛宾,变成了坠入爱河的少女。

三毛想不明白,为什么民歌大师对她这个才女的示爱无动于衷?“他是爱我的,只是他不敢跨越我们之间那30岁的鸿沟。”三毛的执著,让李柯很无奈:“平平,也许你是对的,但这种无望的爱情只会让你更痛苦。”

三毛冷冷一笑:“我有办法试探出他是不是真的爱我!”于是,她说出了一个荒谬的想法,她要和李柯订婚,并且把这个消息告诉王洛宾,如果他真的爱她,一定会有行动;如果没有,她就此熄灭心中的火种。

李柯愣住,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直暗恋深爱的女人,要同他结婚!这算是意外的惊喜,还是荒诞的试验?这种复杂的心情,让李柯一时不知所措:“平平,只要这样做能让你开心,我愿意充当这个试验品,因为我的确一直深爱你。”

冒牌未婚夫

1990年11月14日,三毛和李柯订婚了,三毛不允许刊登新闻,也没有通知任何朋友。虽然这只是一场为掀起王洛宾妒火的苦情戏,但李柯还是狂喜不已,演得那么投入。

过了两天,三毛回到台湾探望家人,王洛宾的信件已在家中等着她。看到那熟悉的字迹,她的心掀起了层层巨浪。

周末,李柯这个冒牌未婚夫来到台湾,拜访三毛的父母。或许因为订了婚,李柯的心情变得与过去不一样,他像是成了三毛家中的一分子,与她的家人聊天,吃团圆饭。

三毛的心思一直在王洛宾的来信上,显得神不守舍。父亲在饭桌上问了她两次:“订婚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通知我们?”她突然恼怒地冲李柯吼起来:“你凭什么要自作主张,我们订婚了吗?”李柯愣住了,虽然他知道订婚是假的,可明明是三毛要他这样做的啊。李柯深受三毛家人的喜爱,这一点更让三毛无法接受。

三毛的过激反应,让李柯有点后悔自己太鲁莽了。他向三毛道歉:“平平,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和伤害,我只是希望长辈能开心。”三毛纠结于王洛宾的来信,哪里顾及到李柯的心境,她赌气地不理睬他。

李柯带着受伤的心回到香港。一天半夜,三毛突然打来电话:“我对你态度不好,对不起。可你知道,我并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变得复杂。”

李柯听出三毛喝了酒:“平平,没关系,我知道我不够资格爱你,但只要你快乐,我做什么都可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愿意和我说吗?”三毛忍不住痛哭起来,她根本无法忘记王洛宾。

李柯明白,三毛的心不在他这里。后来,他没再主动和三毛联系。三毛松了口气,她不想这场游戏继续下去。但同时,她又觉得没有了李柯的陪伴,世界似乎很空旷。

为了发泄对王洛宾冷落自己的不满,也为了试探他的真心,12月11日晚上,三毛给王洛宾写了一封信。在信中,她告诉王洛宾,她已经在上个月的14日在香港与英国老友Osheal订婚,而且回台湾禀报了父母。她刻意将李柯的英文名字多写了一个字母,因为她并不愿承认那场订婚,也为了不让别人怀疑到李柯的头上,从而给李柯招去不必要的麻烦。

信寄出去后,三毛给李柯打了一个电话:“我已经如计划的那样,写信告诉他我们订婚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误解,这并不代表我们能有个结果。”三毛的无情让李柯很痛苦,但他还是说:“只要你需要,我愿意为你做一切,我宁愿等待你一辈子。”

尘缘的绝恋

等待王洛宾回信的日子,三毛烦躁不安,烟抽得越来越凶,偶尔还会借酒浇愁。她精神恍惚的状态,让家人很担忧。

李柯犹豫再三,还是给三毛打了电话:“你也许并不希望我打扰你,但我不想看到你这样对待自己。平平,请珍惜你自己,还有身边爱你的家人和朋友。”听到李柯温柔而有磁性的声音,三毛崩溃般大哭起来。她哭着说:“现在我需要你。”

说三道四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