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说三道四旅游九寨沟地震了还能去旅游吗
九寨沟地震了还能去旅游吗
2023-01-23

九寨沟被称为人间的天堂,这里的美景令全世界都感到极度的震惊,每一个景点都是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作,让游客的视觉冲击达到极限,诸多藏族美食也是一大特色,下面给大家分享九寨沟地震了还能去旅游吗。

九寨沟地震了还能去旅游吗:

还可以去玩,这个是绝对安全可靠的

2017年8月8日,是我儿子8岁的生日。

为了他过个难忘的生日,我们4个家庭组织了自助游。8号生日当天我们游玩的九寨沟,并且入住的沟内xx村藏民家中。

毫无疑问,2017年8月8日的这个生日,不仅仅因为地震,还有它的美景,它的亲情,它的感触,确实给我、我爱人、我儿子,还有随行的3家朋友(一行4家共计12人,3家是爸爸妈妈8岁的孩子,还有一家是外婆、妈妈、8岁的孩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8月8日早上我们进九寨沟时4个娃的合影

按着我们的旅程计划:8号、9号我们两天都玩九寨沟,8日晚上我们4家住沟内藏民家,8日早上我们把行李都留在沟口的隆康村旅馆,只带了随身背包,装的零食、洗漱用品进的九寨沟景区。

8日晚上吃了晚饭回到房间,我先把3个人的背包整理了一遍,以便次日早上直接背了就可以出发。9点过了我才进洗手间洗澡,当时我8岁的儿子一个人在床上手机下围棋,娃他爹在走廊上抽烟。

我把衣服脱了,洗面奶刚上脸,整个房间就开始摇晃,很剧烈,我完全站不稳,当时第一个念头是“村子里进了压路机?”房子晃得我要摔倒了,慌乱中我扶住了洗脸台,紧接着就停电了,热水器也不出水了,我吓得先把淋浴喷头丢开了,生怕热水器会漏电,然后摸索着洗脸盆站稳。然后一片漆黑中,我意识到“是地震?不会吧,太夸张了吧,九寨沟没听说过地震啊,之前也没有预兆啊!!”

这时我就听见儿子在房间里大声哭喊:“妈妈,地震了!我害怕!你赶紧打119报警啊!”。我手上都是肥皂,很滑,虽然听见儿子的哭喊我很着急,但是无法打开洗手间的门,我只能大声回应“别害怕别害怕,妈妈马上出来”。还好娃他爹从走廊冲进房间,对我说:“快出来,是真的地震了!!别人都跑出去了”

怎样跑?我还光着在好吗!即使可能会埋在房子里我也希望体面点被挖出来!

我让娃他爹先把洗手间的门从外面给我打开,让他马上把娃抱出房间,然后我飞快察干身体穿好衣服才跑到外面空地与大家汇合。

儿子吓得有点厉害,他一直都在发抖,他问我:“妈妈,抱住我,我害怕,我们会死吗?119JC为啥还没来?”我抱紧他,我意识到我是母亲,我的态度决定一切,所以我真的是很镇定冷静的告诉他“没事没事,这个地震楼没塌,大家都跑出来了,说明地震级别不大,我们不会有事的,你就把它当成是九寨沟送你的特殊礼物,让你学会勇敢!”

真的是万幸,当时订房的时候我没有选热门的树正寨,而是这个刚开始农家乐的村落,我们住的房间就是藏民自己住的,是木质结构,所以地动山摇的时候,我们这个3层楼小房只是摇晃得很厉害,而没有倒塌!我们居住的村落,也没有房间倒塌!而这个很大程度安抚到我的情绪,我没有强烈的恐惧,地震后我不是很害怕反而很乐观,而我的乐观直接影响到我身边的人,所以大家没有一般地震后无头苍蝇一样茫然害怕不知所措瑟瑟发抖,而是听从房东的安排,在小楼旁边的停车场泥地上(地震前下了有半小时的大雨),铺上房东提供的各种被褥、床单、毯子,营造出可以躺下来睡觉的地方,房东又烧起篝火,我们都安慰孩子们赶紧睡,就当时是篝火晚会在露营。

虽然是8月份,但是九寨沟的晚上很冷,只有几度,加上刚下过雨,而我们跑出房的时候都是穿的单衣短裤,孩子们都被大人及时塞进被子里裹起来,但是大人们都冻得发抖。于是,我略一犹豫,赌了把,冲回房间火速把我们的衣服、3个背包、手机等杂物一股脑都拿了出来,这又得感谢我自己良好的习惯,洗澡前我已经把食物、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只需要拿手机、衣物就安全撤离出房了。

手机拿出来后,我和老公很惊喜的发现,一起患难的10几个人,只有我、他、娃3人的手机有信号,因为我们是电信的号!!其他人用的是移动的、联通的号,地震后都没有任何信号,无法通讯,更不可能上网。

我老公上网一查,报告大家是“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

而我就真的以为是九寨沟县是震中心,而我们九寨沟景区离那里40多公里应该算周边区域,只能算地震波及地区。

然后,我给父母报平安后,大家也纷纷借我们电信的手机给家人报平安。我还忙里抽空发了个朋友圈,汇报我们在九寨沟遭遇地震,但是已经逃离到安全地区,烧起了篝火,就当是露营。

(当时我看手机报告是“九寨沟县城发生7.0级地震”,还真以为是离我们4、50公里的县城,所以我还笑着安慰我儿子“这可是人家要出国到日本才能感受到的地震啊……”)

因为一天使用,晚上还没充电就地震了,手机只有40%的电量了,所以我关机了,鉴于只有我们3个电信的手机有信号,为了保证次日能有电能方便救助,大家把我们的手机当成特保儿,提供了充电宝单给我们的手机充电。

其实,躺在地上,我们依然感受到不断有余震,谁都睡不着。

每次余震摇晃地面,我儿子都会紧紧抓住我的手,而我则拍他让他安心入睡,耳朵则听见的对面山上传来的山石滚动的轰隆声。我不知道次日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但是我预料必定是场硬仗,所以我必须让孩子、家人睡好、休息好。好不容易孩子睡着了,而夜凉似水,开始有露水了,被子表面、人脸上都是露水,我和其他几家的妈妈又重新爬起来翻找太阳伞,遮在孩子脸上,好歹强点,睡得安稳点。

虽然我没被地震恐惧到,但是整晚我都无法入眠,一方面我要把孩子不断伸出被子的手、脚又塞回被子,一方面我在默默祈祷,千万不要下雨千万不要下雨,不然露天睡得孩子们肯定要感冒,而九寨沟属于高反地区,一旦感冒会发展成为肺气肿,那是送医院都来不及的了。

那个夜里,山头升起了一轮很明亮的月亮,旁边还有几颗星星。

月亮真亮啊,好像生怕我们会害怕一样,使劲的发挥着光芒,我看得见身边10米的地方,当时我想:这样亮的月亮,肯定不会下雨,明天也应该是个晴天了吧。

半夜,村子里真正的推土机从我们旁边驶过,据说地震让某些地方被石头堵路,推土机去推开石头以便次日我们好出去

次日凌晨,天刚蒙蒙亮,村里的干部就来叫我们起来,收拾一下准备送我们出沟到沟口,说ZF对游客会统一安排派车。

我们4家人合计了一下,余震不断,贸然出沟是不明智的,所以本来我们打算就赖在村子里不走,等过几天事态安稳了再出去

村干部反复来催了几次,见我们没有反应,就实话实说,“住沟内是违规的察边球,收留游客,特别是如果我们在他们村子出事,会给他们惹麻烦,希望我们理解”。人家话都说得这样白,而且老板对我们确实够意思,将心比心,我们也不希望给他找麻烦,所以我们收拾了东西匆匆上了村干部的车,他把我们一行12人送到了九寨沟大门。

临行前,我们还去了村里的小卖部,买了快500元的食品饮料,生怕地震以后食品饮用水短缺,导致我们挨饿。

从我们住的村子到九寨沟大门的一路上,我们确实看到地震以后山体滑坡引起的大石拦路,也看到很多住树正寨的游客都是赶早就步行向外走(很远好吗,10公里吧),因此我们更感慨,幸好住的这个村子还没完全开发,人还很纯朴,对我们真的很不错。

村干部把我们放到九寨沟大门口下车,让我们往前面沟口停车场走,说那里ZF派人统一安排车辆撤离。这时是9日清晨6点40分,但是很多和我们一样从沟内出来的游客都在往传说中的停车场走,道上也有更多的车排队想往沟外开,其中很多小车、大巴车都是空的。我们老老小小,背着背包,还有刚买的一大堆食品、水,着实吃力,我们尝试拦车,希望能把我们带到我们沟口的旅馆拿行李,但是没有一辆车停。

我们沟口定的旅馆在隆康村,来的时候是由老板开车送来,但是地震过后所有的车只许出不许进,所以我们只能自己走到旅馆所在的隆康村,这需要百度地图,所以我把手机开机了。

一开机,铺天盖地都是询问信息,很感谢关心我们的亲人朋友,你们的关怀是我们奔向安全地带的动力。

其中,还有我的不同部门的同事9日凌晨4:45发给我的微信,他告诉我他也在九寨沟,他住沟口,现在停车场等待ZF的车。我忙和他微信联系,带着一行人朝着他描述的停车场走,希望能真有ZF的车带我们出去,行李都是浮云不要也罢。

从九寨沟大门到他描述的停车场起码走了3公里,不断看到稍微空旷点的场地都是一片狼藉,拖鞋、食品袋、浴巾、垃圾比比皆是,可能制造这些乱的游客和我们一样地震后只敢露天休息,然后又早于我们出发去ZF集散地了吧。

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停车场,好多人聚集在那里,我以为到了,但当我们走近时发现人群也是茫然的,不像是有ZF人员在组织。接着向前走,看到更多的人聚集在一个叫“四季九寨大剧院”的广场,大家拖着行李、披着浴巾、衣冠不整,貌似有组织者正在要求聚集的人群登记信息。

我们4家派出爸爸们去登记,摸车辆情况,不到5分钟,他们回来了,告诉我们是某酒店在登记客人信息,没有看见政府的组织者。

据我们观察,当时这个广场起码有2000人,看得见的停在有一旁的旅游客车不到15辆,我们即使停留在这里,以我们老的老、小的小,绝对不可能在这样需要拼体力拼实力的时候挤上车,反而容易出现类似挤踏危险出事。

这时我们已经和我们这次行程的包车司机联系上了,他们车都停在九寨沟县城,离我们40公里,县城很安全,震感影响不大。

通过询问县城的包车司机,还有早上村干部送我们出来时的交谈,加上我爱人现场手机百度地图,我们很惊讶的发现!

8月8日晚上地震的核心区是九寨沟景区的比芒,而我们居住的XX村离比芒10公里内,离新闻发布“火花海、盆景滩从海子变成堰塞湖”仅仅5公里!

当晚地震引起崩塌滑坡的某一山体离我们2公里,运气的是,中间隔着一条近5米的河。

也就是说,我们身处的就是地震中心!!!!而景区隶属九寨沟县,可能涉及国际影响更巨大,所以新闻报道只是说是“九寨沟县,而不是九寨沟景区”……

气氛一下子因为地震区域的真相变得沉重起来……

我们4家讨论了一下,决定先往沟外走,走回我们行李所在地---隆康村(百度地图显示只有1公里多),这样好歹能拿出衣服裹上身,早晚还是很凉的,然后再看能不能出钱找到车,出沟到九寨沟县城。

我联系上我的同事,他确实也在这个停车场,他带着爱人、孩子,但是他的孩子10几岁,比我们8岁的孩子大,有拼搏上车的实力,他决定留在停车场看是否能挤上车离开。9日10点他给我发短信,他已经插队上了第2辆车,当天晚上9点他坐政府的车回到成都。

当时是9号清晨6:45,我发出地震后第2条朋友圈,鉴于当年汶川地震时,我有些户外的朋友第一时间就出车从武汉前往汶川进行救援,我发出了求助信息“我们一行12个人,8个大人4个孩子,困在九寨沟无法出去,我们包的车在40公里外的现场,希望能有救援的车能带我们出去,能出去几个算几个。”

然后,我们一行4家12人,妈妈牵着孩子,爸爸们背着行李,按着百度地图往沟口隆康村走。

这短短一公里多的路,我们看到了不少惊心动魄的场面,有巨石滚落在街中心、有巨石把小车砸扁、有山体滑坡堵路等,这些让我们原本就因为得知自己身处地震中心而沉重起来的心更加提起来,悬在空中,越来越紧张。

电信信号确实不错,保证了百度地图顺利把我们带到隆康村的上坡入口,正好碰见我们旅馆的老板骑电动车出来,我们叽叽喳喳围住了他问个不停。

他告诉我们,昨天晚上这个村子震感强烈,幸运的是没有房屋倒塌,所以应该没有人员受伤。这个村子的旅客昨夜都是睡在户外,旅馆都不许客人回房间睡,怕出事。

然后他把我们引到村委会的院子里,让我们自己找个位子坐,如果晚上还没有撤离出去,再找他借被子。

隆康村村委会有个2层小楼,院子不大,里面已经挤满了旅客,有运气好的坐的是椅子、裹着被子,大部分的人都只是穿着外套坐在地上。

我们正准备席地而坐,就来了一拨余震,四周的围墙、2层小楼上的基站晃动得大家惊呼一片,大家都站起来,一副随时打算拔脚跑人的架势。

可是,能往哪里跑泥?外面的主路刚才看到了,有落石挡路,不知道清理了没;从这个村子到县城还需要走40公里的山路,是否有滑坡危险大家都不知道。

过了会儿,这拨震感过去了,大家又重新席地而坐。

这时,移动、联通的手机还是没有信号,平时的手机族们没有东西玩,只能沉默的坐着,也不知如何让政府注意到这个村子,当时的气氛用时髦的词形容就是一个字“丧”。

村子位于半山坡,对面的山受余震影响也在不时的滑坡,一滑就是一片烟子滚动,部分人在睡觉部分人在看对面的滑坡,拍拍视频之类。

趁着天亮,也趁着余震还不激烈,我们先把自己的行李拿到村委会,拿出玩具、书哄住孩子,大人也穿上外套带上帽子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我也有时间可以拿出手机看下来自朋友们的问候、回复。

直到现在,我都很感恩我的朋友们,他们、她们热心的把我的求助信息进行各个群的转发,提供一切有可能的号码短信、威信、电话告诉我,希望能帮助到我们。

那天从8点开始我的手机一直处于频繁接听、拨出电话的状态,全社会各行各业各级人士看到我的求助信息都在与我联系,有本公司武汉的同事、省公司的同事、四川同事、若尔盖草原的同事等等电话定位看我们是否安全的;

有九寨沟的导游回复我是否能找到车子的;有我打出的包车司机回复多少钱能到哪里的;有媒体进行采访,要求我提供现场的图片、视频的……

当时我还算条理、口齿清晰的告诉所有打进电话的人“我们一行12人,在九寨沟大门4公里处的隆康村村委会的小场子里,这里聚集着5、600人。

村委会提供了免费的矿泉水、方便面,滞留的旅客吃喝不是问题,但是大家都很茫然,希望村委会能找到政府关注到我们,能派车来接”。

那个上午我疯狂的接、打了近130多个电话,每个电话我都说起码一次以上的话,我真的很累,我想周围那些认识、不认识的人看我肯定也是很惊讶的认为是个疯子吧,不管他们事后回想到这一幕,是否会感谢我,但是当时我坚持下来了。我始终认为我多说一次,也许就是给我们12人,不,给我们停留在隆康村的近1千多个人多一次机会!不然,谁会在九寨沟沟口那个大停车场游客还没有疏散完的情况下注意到隆康村这样一个小地方?!!!

可惜,基本上所有的导游、司机都告诉我当时沟内只能车出,不许车进,他们无法开车进来接,哪怕我出再高的价,他们都提议我先想办法到九寨沟县城,然后再找他们包车。

当时已经是中午1点了,若真如我地震当夜祈祷的那样,9号九寨沟的天气是晴天,中午的太阳直接烤得人无处躲藏,我们的4个娃小脸红红的,突然又出着太阳喷起了小雨,我的焦虑也随之膨胀,这白天气温高好歹还能打把伞撑过去,要是晚上下起雨,光靠太阳伞,没有被子没有帐篷,我很担忧孩子们是不是会冷热交替生病,那就真的不好办了。

而且,我也开始头昏,恶心想吐,不知道是高反还是感冒先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9号中午1点40的时候,广元蓝天救援队终于和我取得了联系,他们是民间组织,但是经过严格的救援训练,都是热心的志愿者无偿的深入灾区进行救助。也幸好我的手机一直有信号能打得通(虽然总有电话处于占线状态),所以他们告诉我,让我等待他们到隆康村找我们。

当时我的心情很激动,终于有车来了,我一点都没顾虑到对山上有落石,我顶着烈日跑到主路上接他们。漫长的望眼欲穿的半个小时,当看到蓝天救援队的车的一瞬间,我真的落泪了,一种绝处逢生的庆幸。。。。

实话实说,当时场面很混乱,他们来的是一辆巡洋舰,只能坐顶多5个成年人,村委会院子里面、外面几百个人一轰而上,把他们紧紧围住,我们根本就靠近不了,幸好他们救援经验充足,一边安抚群众,一边联系蓝天指挥部“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滞留群众,急需车辆资源”,一边让我把最需要带走的4个8岁的孩子,1个60多岁老人冲出重围带上车。同时,我们一行还剩余5个大人也留下来,等待ZF车辆的到来。

就这样,9号下午2点过6分,我带着4个孩子、1个60多岁的外婆上了蓝天救援队的车离开了隆康村,前往九寨沟县城。

40公里的山路很安静,没有想像中的堵车,一路我看到有部队的救援车、京东的捐物车、在离沟内一段距离的的地方待命,快到县城的时候我看到有10几辆空的旅游客车朝沟内开去,我忙微信告诉我们剩余的5个大人不要紧张,肯定马上就会有车去接他们了。(图片)

带我们出去的蓝天救援队的司机哥哥,告诉我们,昨天地震消息一发出,他们就紧急集结出发了,一晚上没有休息,很累,但是他觉得累但是很光荣,抢的就是时间,也许因此就多救几个人出来。

九寨沟县城看得出没收到地震太大的惊吓,一片欣欣向荣,主要地段都有篷子提供免费水和小食品。

蓝天救援的司机哥哥人真的很好,得知我头昏、恶心、想吐,更是与指挥部紧急联系,要我们去检查一下身体是否隐患,他还热心建议我们老老小小都去他们蓝天指挥部坐着,因为九寨沟口的滞留人群当天下午应该都是转移到九寨沟县城,肯定旅馆都爆满,我们找不到旅馆可以住。

很庆幸,我是一个有组织的人!我的组织,我的领导们一直很关心我们,从地震当夜就开始关注我们一行人的安危,不时短信鼓励我坚持,不要慌神,电话询问我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根据新闻“9号当天ZF将近3万多滞留游客在晚上前均送往九寨沟县”,车停在九寨沟县城的广场,ZF搭建有帐篷,但是每个帐篷里都是20-30人,座无虚席,新下车的游客挤都不好挤入,只能自己另外寻找住处。

鉴于县城基本所有对外的旅店都爆满,我斗胆向我的组织提出是否能请:九寨沟县的兄弟单位替我们4家找个可以住的地方。

这个请求马上由我们市公司升级到省公司,又由省公司协调了四川公司,又下达到阿坝公司,最后九寨沟县的兄弟单位不到半小时就安排妥当了,迅速与我们取得联系。

这时我们留在九寨沟隆康村的5个大人也电话告诉我们,在我们坐蓝天救援的车离开后的2个小时,终于也等来了救援的客车,他们也顺利上了车,在9日下午18点与我们顺利汇合。

九寨沟县的兄弟单位替我们找了间干净的民宿,还热情的招待我们吃请我们住。这是地震以后我们第一餐饭。

当天晚上我们吃饭时谈论到地震,谈论到地震过去的这24小时历程,无不感触深刻:

真心感恩我各行各业的朋友们!

这次真的多亏了我的朋友们对我发出的求助信息各种转发、提供九寨沟导游、司机的信息帮助、还有精神安抚。这为我们一行12人顺利逃出地震核心区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真心感恩我的组织对我们的大爱、亲情!

通过地震后我的组织我的领导同事对我的关爱,我深切的感受到企业的大爱、亲情和归属感!

最后,我想,还是要感谢ZF、党中央给地震区域群众的关心!

虽然一开始滞留人员太多,能带人出来的车辆太少,但是ZF免费提供了矿泉水和方便面,还派专门人员现场守护。

9号下午我带着孩子,老人先被救援走的途中,碰见大批救援车辆,人员进沟了,应该还是带走了大量滞留人员,哪怕只是将滞留人员挪到离地震区40公里的九寨沟县城,但是给人们心里中的感受还是要安心好多的。

10日凌晨5点多的时候,身处九寨沟县城的我们又一次被强烈的震感惊醒,我们睡的民宿房子摇晃得很厉害,我跳下了床,观察了一下街道,发现大家都没有跑出,就再次上床。

早上7点我们包车出发回成都,司机说多少我们都没还价。一路车辆比较少,都是往外面开的。路上风平山静的,羊、马、牛都慢悠悠的,如果不是对面偶尔驶过的救援物资车,我们都感受不到地震过后的气氛。

九寨沟惊魂已经结束,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更得好好过,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短的是旅程,长的是人生,趁微雨正好,轻风不燥,不要辜负了好时光愿时光不旧,岁月不老!

一、请原谅我不方便透露地震时我到底住在哪个寨子,毕竟,住沟内是违规的察边球,我不想给我的藏民房东惹麻烦,他对我们还是很够意思的,很让我感谢的!

8号晚餐时他知道当天是我儿子的生日,还特意准备了长寿面、鸡蛋、孩子们爱吃的土豆丝、大人们爱喝的青稞酒,这在游客心中已经很感动了!

地震之前,曾经下了半个小时左右的大雨,地震之后,他把我们引导后院,当时地上是潮湿、泥泞的,但是藏民房东慷慨的提供了他所有的被子、垫子,让我们铺在泥地上,为我们一夜抵挡寒冷没有生病,真的做出了他所有的努力!

二、地震后网上盛传的地震云,我都觉得是p出来的,8号当天九寨沟的云绝对不是那样的,请看我的图,都是大朵棉花糖似的

传说中都说地震前动物会有各种不同往常的预报,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天印象最深的就是箭竹海的鸭子。

那天箭竹海非常浑浊,完全没有半点电影里的印象,我们以为是前几天下雨的缘故,可是五花海,珍珠摊都还好,颜色挺正常的。

箭竹海上游着一群鸭子,非常活泼,不停吃着里面成群的小鱼,但是据说海子里都是冷水,不应该在水面上生活。

现在想来这可能就是大自然的预告了,可惜,我们没有看懂色嫫女神的警告。

三、9日晚上吃饭时等待政府救援车的5个爸爸妈妈谈起车来时的场面,均感叹,必须要眼及手快身手好,据说车一来,人群就呼的围了上去,开始还能照顾下老人、孩子,后来就变成我当初预料的体力和人性的对抗,谁强谁上车,我们剩下的5个大人还比较讲究尊老爱幼,所以都是最后一辆上的车。

四、地震过后的我常常和儿子讨论心得:

1、遇到事情首先不要惊慌,要乐观能苦中作乐才能熬到胜利

2、平时多结善缘多帮别人要紧时刻才会有朋友愿意帮你,

3、一定要有个正当的工作有个靠谱组织可以依靠才会有归宿感。

五、地震之后我的求助消息吸引了众多武汉、湖北、乃至四川地区的媒体关注

通过各种关系她们电话联系到我,虽然很感谢她们的持续关注,但是讲真话当我忙着联系各种导游、司机、救援队时,还被要求“绘声绘色”和TA们描述地震情况、人员情绪、车辆情况、政府情况等等等,我本人还是非常累的……对于直白提出能否稍候再回复她们的采访,TA们还提出的各种现场拍照、视频请求,我个人还是很无语的……

六、最后,一点反思:

上面我提及过政府对滞留旅客免费提供了矿泉水和方便面,但是我直到9日晚上我们撤离到九寨沟县城,吃的晚餐才是我地震过后的第1口食物,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洗手间……

村委会的2层小楼是有厕所的,但是完全无法下脚!地震以后没有水冲,但是那份脏、乱就是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恶心。

我就奇怪了,大家连这样的小环境都不爱护,如何能爱护我们风景区、社会这样的大环境。

说三道四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